<wbr id="a7gzs"></wbr>
    <wbr id="a7gzs"></wbr>
  1. 
    

      收藏本站
      《陜西師范大學》 2016年
      收藏 | 手機打開
      二維碼
      手機客戶端打開本文

      貧困地區農村金融減貧效應、運作機理與路徑選擇研究

      劉芳  
      【摘要】:消除貧困是發展中國家面臨的重要任務,是推動社會經濟持續發展的世界性難題,是我國消除城鄉二元經濟結構、保障社會和諧穩定發展和實現人民共同富裕的關鍵舉措。目前,我國已進入扶貧開發工作的攻堅階段,國家扶貧政策與模式發生了根本轉變,從救濟式扶貧、開發式扶貧、參與式扶貧發展到多元化扶貧與精準扶貧,扶貧戰略也從“輸血式”扶貧轉向“造血式”扶貧。在現行貧困標準下,要在“十三五”規劃期末消除所有貧困人口,不僅需要完善健全的社會保障體系,更需要產業扶貧、科技扶貧和金融扶貧等多種扶貧方式的有效組合搭配。其中,金融扶貧既符合農戶參與式扶貧的宗旨,又可根據農戶需求提供特定金融服務,支持農戶形成自我發展能力。金融資源還可支持并推動產業扶貧、易地搬遷扶貧和科技扶貧的落地施行。然而,現階段貧困地區農村金融體制與機制存在缺陷,將制約金融資源與生產要素的深層結合,抑制金融減貧的實踐效果。由此,分析農村金融發展對貧困減緩的作用效應及運作機理,不僅為貧困地區農村金融體制與機制創新提供重要依據,也有利于推動農村金融改革總體進程和促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戰略的有力實施。本文立足于我國貧困地區經濟與金融發展現狀,研究分析農村金融發展對貧困減緩的作用效果、運行機理及優化路徑選擇。將遵循“金融減貧問題提出→金融減貧理論梳理→貧困農村金融減貧考察-→金融減貧效應與機理計量驗證→計量檢驗結果討論→金融減貧路徑選擇政策建議”的研究路線展開。在梳理國內外金融發展與貧困減緩相關文獻的基礎上,選取2012年中國家庭追蹤調查(CFPS)中2742個貧困農戶樣本數據,以及2005-2013年集中連片特困區435個貧困縣農村金融發展數據,分別采用Probit模型、系統GMM模型、PVAR模型和中介效應檢驗等方法,分析討論貧困地區金融服務需求現狀,農村金融發展與貧困減緩的線性與非線性作用關系,長期和短期作用效果及其作用機理,并據以提出完善農村金融減貧機制的優化政策機制的思路。本文主要結論如下:第一,農村貧困類型和致貧因素的轉向影響和推動扶貧政策變遷和金融減貧演進。在貧困地區溫飽問題已經得到解決的背景下,緩解農村地區發展不平衡、抑制貧富收入差距加大、糾正貧困人群權利缺失和貧困階層固化等問題成為國家扶貧戰略需要重點解決的問題。金融減貧是在貧困地區由簡單粗放金融服務模式向系統化金融減貧體系的轉變,是金融減貧具體形態不斷豐富和深化的過程,是金融減貧機制更好服務于扶貧開發戰略總體設計的體現。如何讓金融減貧貫徹“精準化”的宗旨,如何完善農村金融組織體系,如何創新金融服務產品與工具,如何引導信貸資金投向貧困地區特色產業和重點項目是亟須突破的問題。第二,金融發展與貧困減緩存在先抑后揚的“非線性關系”,在短期金融發展對貧困減緩呈現負向沖擊,而長期則具有正向激勵。分別運用GMM模型與PVAR模型分析,從金融發展規模、效率不同層面進行檢驗,均得出一致性結論。從GMM模型分析結果可知,金融發展規模和金融發展效率一次項系數均為負值,二次項系數則為正值。金融發展對貧困減緩的脈沖響應揭示出,短期內金融發展對貧困減緩作用為負,到達峰值后逐漸縮小趨向于零并呈現微弱正向趨勢。第三,以經濟增長和收入分配作為中介變量,無論金融發展規模還是金融發展效率,金融發展對貧困減緩的總間接效應之和均為負值。面板數據中介效應檢驗結果表明,相對于間接效應,金融發展的直接效應更為明顯。從金融發展規模角度衡量,間接效應相對直接效應的百分比僅為41.4%。而從金融發展效率角度衡量,兩者之比為1:1。此外,以金融發展效率作為自變量,收入分配的間接效應占總效應的比例為27.59%,而經濟增長的間接效應占比為22.4%。第四,貧困地區金融需求和供給呈現數量和結構錯配,抑制了金融減貧效應的發揮。從供需數量分析,貧困農戶潛在借貸需求較高,但實際滿足率較低;資金需求數量較高,但貸款額度較小;貧困農戶還款積極性有所提高,但扶貧貸款仍偏離最需幫扶的貧困群體。從供需結構分析,貧困農戶高消費性貸款偏好與金融機構生產性貸款傾向存在錯位。以建房置業、子女教育、婚喪嫁娶和健康醫療為主的消費性信貸,會形成貧困群體未來收入的負向支出,甚至加劇了經濟貧困程度。盡管從短期來看相應信貸支出對農戶貧困程度紓緩起到積極作用。第五,貧困地區農村金融未充分體現“包容性”和“普惠性”,對貧困農戶的金融“排斥”傾向阻礙資金流向貧困群體。計量結果顯示,收入水平、資產狀況、生產性支出比例是影響貸款獲取、正規金融機構支持和貸款金額的共同因素。上述諸種因素也正是貧困農戶短時期難以改變的三方面金融抑制誘因。創新貧困地區農村金融減貧體制與機制,推進貧困地區農村金融發展的包容性和普惠性是農村金融改革的重要方向。第六,貧困地區經濟發展脆弱難以自發演化出與之相匹配的金融市場體系,信息不對稱和運行成本制約金融機構在農村市場的延伸,進一步造成農村金融市場壟斷和金融服務水平低效。農村信用社占據著農村信貸市場的壟斷地位;政策性金融機構提供金融服務的空間存在很大局限;新型農村金融機構呈現不均衡發展態勢;民間金融在貧困地區雖具有發展優勢,卻有依托親友的關系型融資偏向。如何通過政策機制完善農村金融組織體系,發揮政策性金融、商業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和民間金融既相競爭又相融合的優勢是貧困地區農村金融改革創新亟須突破的問題。第七,貧困地區經濟結構轉變、扶貧方式轉化和農戶金融需求分化呼吁貧困地區農村金融體制與機制變革,這種變革動力會內在驅動農村金融作用于貧困減緩的行為軌跡,擴展金融減貧的正向作用路徑與空間,實現金融減貧的閾值跨越。基于打破貧困農村金融市場壟斷性、滿足農戶金融需求多樣性、糾正金融服務減貧的低效性和適應農業生產高風險特征等設想,提出完善農村金融減貧機制的政策路徑為:構建部門合作機制,保證金融政策和扶貧政策體系的協調統一;積極推動貧困地區增量金融機構發展,發揮各類金融機構的互補作用;因地制宜創新金融產品和服務,滿足貧困地區多元化金融需求;克服金融排斥偏向,促進普惠金融發展;完善金融保障措施,發揮金融與財政政策合力;依托保險與資本市場,心實現金融減貧可持續性等。本文可能的創新之處在于:一是突破金融減貧作用機制定性規范分析的局限,運用多重中介效應檢驗法,將金融發展、經濟增長、收入分配和貧困減緩置于同一系統,反映彼此作用的層級關系和作用方向,量化測度金融減貧直接與間接作用效果,深究金融減貧效果欠佳的機制本源。二是構建貧困農戶、金融機構微觀主體和縣域金融發展三維視角,以需求、供給和整體效應三個層次,逐層剖析金、融減貧實施效果、運作機理及體制機制弊端,提出優化農村金融減貧機制的政策路徑。三是與以往研究多采用不同省份貧困程度與金融發展指標驗證兩者作用關系不同,本研究直接定位于貧困地區和貧困農戶,結合435個貧困縣樣本數據和田野實地調研經驗,對金融減貧的非線性和動態關系進行實證檢驗,使理論分析與計量驗證進一步“瞄準”貧困地區空間與貧困群體。四是基于索洛生產函數,詮釋貧困、中等收入和富裕人群的生產與資本累積過程,并由此構建優化金融資源配置促進擺脫貧困的路徑實現機制,結合系統GMM和PVAR分析方法,整體測度農村金融發展的減貧效果。五是從貧困特征和致貧因素轉向角度,厘清扶貧策略和金融減貧政策的演進邏輯,進而結合貧困地區經濟結構轉變、扶貧方式轉化和農戶金融需求分化等因素,思考貧困地區農村金融的改革方向與政策機制設計。
      【學位授予單位】:陜西師范大學
      【學位級別】:博士
      【學位授予年份】:2016
      【分類號】:F832.35;F323.8

      手機知網App
      中國知網廣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訂購知網充值卡  訂購熱線  幫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


      福利黄片